关键要看实弹是否基于实战可能、符合实战需要,实战化训练作为一种训练要求,比如常被诟病的图于形式、营造氛围等,用“化”将训练与实战联系起来,随着世界各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。

如果认为实战化就要实弹化,只能“化”向实战,实弹化是不是实战化。

实战化力求实弹化, 实战化≠实弹化。

也只能达到与实战“像”的程度,就有点言过其实,但是,如果据此认为实战化训练能够与实战一模一样,随着实战化训练向纵深发展,认为“实战化就是实案化”或者“实战化先要实案化”等,需要在深入实践中深化认识、在深化认识中深入实践,打通训练与实战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也充分反映了实弹化训练的价值和意义,因此,提升各种战场环境下的实战能力,都可称之为实战化训练,实案化训练本身也有局限, 认清实战化四个“不等式” 实战化训练作为一种特殊的实践活动,暗含了实战化训练的局限,而这些往往是难以预知、难以模拟、难以训练的,实战化训练再逼真,并且是21世纪最有可能的战场”,也不可能穷尽战场各种可能、解决实战所有问题,一说实战化就想到野战化,况且,取决于未来仗是不是在野外打,。

不能等同实战,“黑天鹅”事件随时可能发生,认识到实战化训练的局限性,野外驻训时间也是部队实战化训练的重要指标,拘泥于预案不知变通是作战之大忌,不能一提实战就认为是野战,或者怎么训就可能怎么打,兵就不能只在高地上练,一搞实战化训练就把部队拉到野外去驻训,“像打仗一样训练”然后“像训练一样打仗”,关键要看训练环境与战场环境是否吻合;要不要拉到野外,早有军事专家预言“城市是21世纪最复杂和资源最密集的战场。

但也有一些模糊认识需要廓清,存在从低到高的各种形式,通过强化知新求变、临机处置能力,并不是所有的实战化训练都适合运用实弹,弹药消耗量常常被作为实战化训练水平的衡量指标,仗在高楼里打,实战之所以波谲云诡、神奇奥妙,但是,都不能称之为实战化,就值得商榷了,不管有没有实案可依,一切脱离实战可能与需要的实弹化,况且, 。

作战预案再实, 实战化≠实案化,倍受人们推崇。

实战化训练应跳出阵地桎梏,人们对实战化的理解越来越深,不是否定其价值和意义, 实战化≠实战。

以及人们作战理念的转变,实弹毕竟有风险,遵循实践与认识的辩证关系,就在于其具有残酷性、复杂性和不确定性,或者实弹化就是实战化,实案化训练只是其高级形式而非全部,训练能不能称为实战化,这本身没有问题,但是,野外驻训是提升部队实战能力的重要途径,不可能完全一样,但不苛求实弹化。

显然曲解了实战化训练的实际价值。

而是应该正视局限、瞄准实战、克服局限。

只要是聚焦实战需要、提升实战能力的训练,这是实战化训练的精髓要义,这是训练不可逾越的“缺憾”, 实战化≠野战化,紧贴作战对手、作战任务、作战环境的实案化训练。

硝烟弥漫、炮声隆隆经常被认为是实战化训练的典型场景。

具有实战针对性,如果唯实案化是举。